首頁 > 頭條 > 正文
“吳謝宇弒母案”宣判:從天才到死刑犯
08-26 11:24:26 來源: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

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消息,2021年8月26日上午,福建省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吳謝宇故意殺人、詐騙、買賣身份證件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以被告人吳謝宇犯故意殺人罪、詐騙罪、買賣身份證件罪,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十萬三千元。

2015年7月10日吳謝宇在福州市晉安區桂山路172號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教職工(下稱二中)宿舍5座102單元家中將其母謝天琴殺害,時隔6年,這起轟動全國的弒母案有了結果。

在此期間,吳謝宇以母親的名義貸款,以出國留學的名義向親友借款,金額達144萬。殺害其母親後,吳謝宇逃亡至福州、河南、上海、重慶等多地。2019年4月21日,吳謝宇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送機時,被監控設備抓拍4次,每次與通緝令上的照片相似度比對都不低於98%,隨後被機場公安民警抓獲。

2020年12月24日,福州中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人吳謝宇故意殺人、詐騙、買賣身份證件案,未當庭宣判。8個月後,該案再開庭,吳謝宇被判死刑。

弒母

據福州中院2020年12月24日發佈消息,2015年上半年,被告人吳謝宇產生殺害母親謝天琴(被害人,歿年48歲)之念,網購刀具等作案工具後,於7月10日在家中將謝天琴殺害。

這是一次精心準備的行兇,吳謝宇在2015年4月份就開始策劃殺害母親,就如同一個數學模型,每一步都有精確的計算。

謝天琴是二中的歷史老師,2015年7月10日她結束了學生的畢業儀式,回到家中迎接她的不是獨生子的擁抱,而是蓄謀已久的一次重擊,謝天琴進門彎腰換拖鞋的一刻,吳謝宇用啞鈴砸向了她的後腦。

吳謝宇在第一次庭審時自述,日期都是他精心挑選的,因為7月10日正好和他生日10月7日相反。

殺害母親,在吳謝宇看來,“是幫她解脱”。2010年,吳謝宇的父親因癌症病逝,此後,他便一直認為“爸爸不在就是沒有家了”。2014年,吳謝宇上大學時診斷出心率不齊,他認為自己也會隨父親而去。而他死了,便沒有人來照顧母親謝天琴,加上那時謝天琴生病了,吳謝宇認為母親就和即將死亡的林黛玉一般。於是,一個更可怕的念頭產生了,“不如和我媽一起死,這樣就可以和爸爸在一起了。”

福州市檢察機關指控:吳謝宇確認謝天琴死亡後,使用衣物、被褥、塑料膜等物品鋪蓋在謝天琴的屍體上,並在覆蓋的物品間放入活性炭。作案後,吳謝宇清理現場痕跡,並在屋內多處安裝監控探頭及報警器。

逃亡

吳謝宇冷靜處理好母親的屍體後,開始以母親謝天琴的名義貸款,並以出國留學需要錢為由向親友借款,共計144萬元,這些錢基本被用來揮霍掉了。2015年8月,他又模仿母親筆跡,偽造了辭職信幫謝天琴向二中辭職。

此後,吳謝宇輾轉福建、上海、河南等多地,而那張在ATM機取錢的監控截圖,便是2016年2月4日其在河南取款時被拍下的畫面。

2月5日,吳謝宇給舅舅發短信稱,他和母親將要回國過年,讓舅舅去火車站接他們,然而吳謝宇舅舅等了一天卻不見人影,遂報案。

2016年2月14日,福州警方發現謝天琴被殺害在家中。並於3月3日發佈懸賞通告稱,吳謝宇,男,1994年10月7日出生,北京某高校學生,身高1.80米左右,體型偏瘦,常戴眼鏡,籍貫福建省仙遊縣,住址就在案發宿舍,户籍地址為北京市海淀區頤和園路5號。隨後,河南警方也懸賞5萬元,徵集線索,而那張ATM機取款監控一直伴隨着懸賞通告出現。

直到2019年4月21日,吳謝宇在重慶江北機場送朋友登機時被監控拍到4次,被警方抓獲。

在吳謝宇逃亡的1380天裏,他大部分時間在重慶工作和生活,在重慶時他白天當教師,晚上在酒吧做男模。逃亡期間他還多了兩個“愛好”——嫖娼和買彩票,併為此花費數十萬元。而據一位和吳謝宇共事過的酒吧工作人員介紹,吳謝宇化名張唯晉在酒吧當服務生時,每個月工資四千元,“他挺摳的,連煙都捨不得遞”。

在另一家酒吧,吳謝宇則化名周龍成為了一名坐枱男模,自稱“小龍”。其同事稱,吳謝宇酒量好,不抽煙,脾氣温和,永遠都是一張笑臉。平時總是研究哲學和教育,並且經常健身,有六塊腹肌。

為何吳謝宇在逃亡期間會給舅舅發送一通“自曝”短信?人類學博士、都市犯罪課題研究方向的何襪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從細節看,認為這是一種報復和愚弄。他們看到屍體後肯定受到十分驚嚇,也才意識到自己上當受騙,這幾家人的春節都被毀了。在監控視頻裏看着他們驚慌失措、恍然大悟,或許是這個復仇大計中高潮部分。

死刑

2020年12月24日,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該院第二法庭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吳謝宇故意殺人、詐騙、買賣身份證一案,未當庭宣判。

據參加旁聽的人員介紹,吳謝宇在庭審中談自己的犯罪動機時,引經據典、邏輯清楚,對多個小説、影視劇中的細節如數家珍,連續20分鐘發言幾乎不停頓。而在談及殺害母親時,他又渾身顫抖、痛哭流涕,並多次在庭審中提及曾想自殺。吳謝宇説,他和媽媽並沒有矛盾,反而一直覺得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之一,“沒有更好的方法,如果找到方法我不會這樣,當時覺得這種方法是最偉大的”。

法庭上,法官就量刑問題問吳謝宇。吳謝宇説,你們可以把我從重判,但是我現在還有勞動力,還能幹點活。此外,我現在還在寫一個材料,我要把這些事情寫出來,到時候交給法院,交給社會,希望給大家一些警示。

與謝天琴住相鄰樓棟的二中退休教師關女士(化姓)則對吳謝宇庭審上的表現嗤之以鼻,“他的高智商用錯了地方”關女士説,吳謝宇確實是天才少年,能保送北大,這次庭審被判了死刑,但她沒有一點惋惜,謝天琴不是他失手打死的,而是精心策劃殺害的,並且逃亡多年,“他這個人都不該留着,他寫的犯罪方法更不應該留下,無非就是想多活一會,所有的都是藉口罷了,我怎麼也想象不到一個人有多喪心病狂才會殺害自己的母親。”

原標題:吳謝宇受判:從天才到弒母死刑犯

【寄到香港】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繫上游

舉報
  • 頭條
  • 重慶
  • 悦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週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

舉報內容
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
獲取驗證碼
請先完成短信驗證
取消
確定